抱歉,“行业毒瘤”这个锅,低/无代码不背

低/无代码不是行业毒瘤,也不该被称为毒瘤。

抱歉,“行业毒瘤”这个锅,低/无代码不背

引言

近日,一篇名为《“行业毒瘤”低代码》的文章在网络上传播,作者从低/无代码平台面向的人群、变革/使用成本,以及低/无代码平台本身是“伪需求”几个方面进行了论证。文章发布后也引发了广泛的讨论,有一些从业者甚至对这篇文章进行了愤怒的批判。

低/无代码平台是否真的有价值?它们的出现究竟是推动了一些行业/产业的发展,还是带来的负面影响更多?对于很多并不了解这一行业的人来说,这一系列问题都亟待解答。

抛开一切情绪化因素,我们请到了一些来自低/无代码行业的从业者来谈谈他们的观点,这其中有研发人员,也有企业的创始人,或许这些来自从业者的声音,能给读者带来一些新的思考角度。


低/无代码是行业毒瘤吗?回答这个问题之前,要先弄清楚一个问题:

「什么样的低/无代码工具」对于「哪个行业」是“毒瘤”?

1. 市面上有什么样的低/无代码工具?

按照《“行业毒瘤”低代码》这篇文章(下文简称“文章”)的划分,低/无代码工具分为三类:

  • 脚本化的低代码。围绕一个特定的产品或生态去形成脚本化的环境,主体功能不变的前提下,通过一个轻量的脚本语言在上面去做定制化需求。文章举例称,JavaScript可以看作是一种脚本化的低代码。
  • 服务于个人生产力的低/无代码。被文章认为是比较“理想化”的低代码,将大量需要人力操作的繁琐流程自动化,同时,文章还认为:这类低代码产品最终会演变成程序员的工作,甚至引发新一类程序员的出现。
  • “降低编程门槛”的低/无代码。这类工具被文章认为是“最没有用的”,并且“给行业传达了非常不好的信号”,即:程序员的价值是最不值钱的。

其中,最后一种低/无代码工具,被文章作者认为是“行业毒瘤”,因为:

“这些能够实现的功能非常有限,甚至会导致很严重的结果,让一些不具备专业技能的人,使用极不趁手、效率低下的工具,来干写代码的工作。这是非常危险的,这样写出来的代码既难以维护,又难以测试。”

2. 低/无代码工具分别应用在哪些行业?

搞清了第一个问题,那么接下来就该看看这类低/无代码工具到底成为了哪个行业的“毒瘤”。

按照文章的说法:低/无代码平台总是预设用户人群为“初级”、“入门”的群体,并且打着“节约成本”的旗号,让企业把本该用于雇佣程序员的经费省下来,将需要编程的专业工作交给并不专业的群体,直接导致工作模式变革以及后期系统维护的成本上升,得不偿失。

综合起来,这篇文章提到的“行业毒瘤”之说法,其完整版或许是:

以“降低编程门槛”、“弱化程序员价值”的低/无代码工具,是软件开发行业的毒瘤

搞清楚了这一点,接下来就可以具体分析了。

1. 低/无代码弱化程序员价值?

文章的原文指出,低/无代码平台给行业传达了“非常不好的信号”,即:

程序员的价值是不值钱的,它尝试说服企业的理由永远是程序员那么贵,使用我的工具,就可以使用更便宜的程序员了

在采访了一些低/无代码从业者之后,我们得出了不同的结论。

首先,“程序员的价值是不值钱的”这种观点,绝非低/无代码行业想要传递的。在大部分从业者看来,低代码与无代码平台的建设旨在“简化工作流程”,将一些本不需要花费太多精力去做的工作交给机器。

字节跳动资深技术专家谢军令就在采访中表示:

对于研发人员而言,低/无代码是为了解决程序开发中永恒的主题之一 ——代码复用,通过标准化、通用化,实现更高层面的代码复用,通过平台化,统一技术栈,收敛代码管理、构建部署、运维等方面的工作,做到研发效率上的提升;对于非研发人员而言,则是进行了赋能,将传统的应用开发链路和周期减短,保障了落地效率的同时,也是分担了原属于研发人员的工作。

其次,用了低/无代码工具,并不代表就可以雇佣更便宜的程序员

前面已经说了,市面上大部分低/无代码工具旨在简化工作流程,那也就意味着:很多工作,尤其与研发相关的工作仍然需要更加专业的程序员来完成。而低/无代码工具在其中只是帮助他们提升工作效率,若要替代,目前还远远谈不上。

最后,随着人工智能的兴起,一些从业者在尝试将AI与低/无代码结合起来,这对于程序员的挑战可能更高,单从这一点上来说,在低/无代码领域的探索反而更能体现、提升程序员的价值。谢军令在采访中表示:

在低/无代码方向上,国内阿里出品的ImgCook,也是在人工智能上小试牛刀,D2C、P2C等概念的热度很高;单从Web方向的发展来看,也没多少年,Web前端经历了从无到有、大前端、全栈的蜕变,近些年云原生、Serverless 也助力了低/无代码平台的发展,也许在不久的将来,人工智能在低/无代码平台上的融合,可以带来一次新的‘革命’,也完全有可能创造出新的岗位

2. 低/无代码受众永远是初级、入门的人?

首先可能还是要搞清楚“初级”、“入门”等词语在这一语境下的含义。

部分低/无代码工具确实是面向一些没有编程经验的用户不假,但并不代表这一类工具的受众“永远”是初级、入门的人

从编程能力的角度来说,完全不会编程,且只能依靠拖拽、表格等方式建立工作流的群体可以算是所谓“编程初学者”,但是,他们在自己的行业以及正在参与的项目来说,是绝对的专家。

由于对自己所在的行业了解更深入,因此他们更加清楚自己需要的功能是什么,当他们对低/无代码工具逐渐熟练后,搭建一款符合其需求的“专家级”应用一般也不在话下。

来自低/无代码创业公司黑帕云的采访嘉宾李江举了这样一个例子:

某汽车改装企业是他们的客户,其门店每天都要对销售额进行多维度分析,比如每日销售额趋势、客单价趋势、到店消费最多的客户和车型等等。在用Excel时,每天下班前店长会花几个小时汇总所有销售人员手中的订单数据再分析结果。

在无代码平台上,这家企业仅花了不到1天时间就搭建了一套销售订单管理和分析系统。在销售人员各自录入订单后,所有的分析结果一目了然,从此告别了大量的手工操作,而且从分析结果中也能找到扩大销售的机会。

李江说:“低/无代码平台不仅降低了他们的运营成本,还能让其通过分析发现新的业务发展点。就这一点来说,他们并不是‘入门水平’,相反,在低/无代码工具加持下,他们本身的经验与能力得到了更好地发挥。”

而对于编程能力相对较高的“非初级”程序员群体来说,低/无代码工具也是能够提供帮助的。

李江表示,他们的用户也有不少是研发团队,通过低/无代码工具建立项目看板、追踪研发进度等等也能够提升不少的工作效率。

在低/无代码受众的问题上,谢军令的想法是:“我们说发明家都是‘懒人’,通过发明创造,消减无用功,不断的提高效率,并没有一个说法明确表示这些产品只是给初级、入门的人用的。对于低代码平台而言,也差不多是这个意思。”

他进一步表示,低/无代码平台的开发者本身也可以是平台的用户,专业研发人员也可以通过这类平台提高自身效率,进而可以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其他工作中,而初级、入门的人,通过这个平台也可以低成本实现自己的一些需求……所以谢令军觉得:不用限定性去做预设,它有更多的可能性可以被挖掘出来

3. 低/无代码搭建的系统暗藏巨大变革成本?

虽然不清楚文章中提到的“目前绝大多数低代码厂商提供的产品都尝试覆盖完整的软件生命周期”这一结论是如何得出的,或者是否有更加真实的数据可以参考,在我们的采访过程中,大部分从业者都表示:

至少目前,他们的产品都没有想过要覆盖完整的软件生命周期

在谢军令看来,成本问题要根据具体情况来看,是从零开始接入还是在已有系统上迁移。如果这样对比,显然后者的成本更高一些。

谢军令说:“一家公司要采购低代码平台方案,是必须结合自身业务形态、研发储能、维护扩展成本等方面进行充分评估的,投入产出比很关键。数字化转型的成本是必然存在的,即便是请独立软件开发商进行case by case的开发,也一样面临长期维护、业务扩展、架构迁移等方面的成本问题,它们并不只因低代码平台的引入而引入,所以这里要求的是低代码平台供应商给到的系统性解决方案,是否能够充分考虑了接入成本、扩展成本、维护成本等。”

另一家接受采访的低/无代码团队负责人用自己的客户案例进行了举例:

该客户是某线上教育机构的研发部门,采用低/无代码工具是希望能够对研发进展进行实时跟踪,比如用柱状图、仪表盘等监控需求的提交情况等等,其业务表、业务看板也是为了方便团队对需求进行汇总,以便减少沟通成本。而且,由于大部分成员是技术背景出身,因此这个研发部门的成员对此类工具的学习、适应并没有什么难度,学习成本比起Excel来说要低得多。

该负责人又用非常直观的费用差别对成本问题进行了说明。

“这家线上教育客户之前一直采用Excel和一些国外的工具搭配使用,算下来前后投入已经超过了十万人民币,对于这样一家创业公司来说是一笔不小的开销。而换到我们的产品之后,一个人一年只需几百块,同时还能够兼容之前的产品,在价格上就能够节省很多。”

“更重要的是”,该负责人补充说,“这家教育机构已经把我们的产品应用到了其他部门,比如财务、运营等等,我们收到的反馈也都是比较正向的。”他表示,得到客户反馈称:对于非研发部门来说,学习的门槛多少是有一些,但是中文操作环境加上不必再“科学上网”,让员工很快就上手了。

4. 低/无代码是“伪需求”?

在聊需求这个问题之前,有必要先回过头来看看低/无代码这个东西是如何诞生的。

低/无代码是新生事物吗?

是,也不是。

作为从业多年的“老兵”,谢军令认为,广义上来说,低/无代码工具很早就有了。从多年前的VB、DreamWeaver等产品,到今天的低/无代码 SaaS 平台,人们对于低/无代码工具的需求以及探索就从来没有停止过,就连大家非常熟悉的Excel也是技术人员在这一方面的探索成果之一。

2014年,Forrester Research正式提出了“低代码/零代码”的概念,伴随近些年云计算的兴起,IaaS、PaaS、SaaS等方案应运而生,Gartner也提出了aPaaS和iPaaS的概念,这两者跟低代码/无代码的理念非常吻合。

低代码/无代码在云计算能力的加持下,已经不再是那些单点的、解决特定环节问题的提效工具,而是平台化、成体系、提供一站式服务的系统化解决方案

此外,2018年,西门子对Mendix完成了收购,又一度将低/无代码的热度推向新高点,伴随着Mendix在国内的布局,阿里云、华为等大厂商也正在往低/无代码的2B方向进行发力。

为什么这些年来有这么多大厂、小厂在低/无代码领域持续探索和发力?

哪里有需求,哪里就有市场

既然有需求,那么下一个问题来了:对于低/无代码工具的需求算不算是“伪需求”?如果从字面意思上来看:

伪需求是指当下的供给并不是用户真正的需求,产品就没有切中用户痛点

但低/无代码工具是这样吗?

在前文中的几个案例中可以看到,不论从工作流程还是使用成本的角度,低/无代码确实解决了包括研发与非研发部门的一些痛点问题,比如对汽车改装门店日常工作流程的简化,以及对销售额分析的帮助;或者是降低了研发团队项目跟踪难题,节省了团队沟通成本等等。

既如此,就字面意思来说,或许并不能认定对低/无代码工具的需求是“伪需求”。

谢军令在采访中表示,各类框架的迭代升级也好,各种架构模式的发展也好,都是因为有了实实在在的痛点和诉求,而不是纯属瞎折腾。低/无代码方向也如是,随着云服务、AI等技术的发展壮大,以及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垂直领域运营创新的强烈诉求下,各种低/无代码解决方案也就应运而生。他表示:

如果费劲心思去抽象了一个模块,到头来在任何业务场景下它完全没有复用的机会,那这个抽象封装貌似也成了伪需求。因此在我看来,低/无代码它是源自真实需求的,它并不是偶然出现的,而是一直以来大家不断探索的产物,而且对于互联网公司和传统企业而言,他们对于低代码平台的需求场景也会不一样,不必一刀切,各取所需即可

结语

有声电影刚刚问世的时候,曾有电影大亨断言:“没有人愿意听到演员的声音!”

苹果个人电脑刚刚问世的时候,也有行业专家表示:“PC这种东西不会被大众接受。”

有太多太多问世不久就被贴上“废物”、“没用”等标签的东西,在一代又一代人的努力下变成了实用且不可或缺的产品。

正如人们对于低/无代码产品的态度一样,相信不少人对这个行业或者这类产品的了解还不够透彻,即便是从业者也仍然处在摸索的状态,如果因为看到了几个成功或者失败的案例就认为低/无代码一定会成功或者失败,这样武断的结论都是有失偏颇的。

既然如此,我们或许可以更宽容一些,给这个行业一些时间,也给在这个方向上不断探索、耕耘的人们一些时间,让从业者更多地发声,也给批评的声音留一些空间,惊喜还是惊吓,相信不远的将来就会有答案。

采访嘉宾简介

谢军令,字节跳动资深技术专家,游戏发行营销平台负责人。在PC(C端、B端)、H5、Hybrid、Node等方面均有丰富开发经验,对电商、游戏等业务的活动页面特点和可视化搭建探索有比较深入的理解。目前正在全力投入运营赋能和研发提效方向的项目中。

李江,黑帕云客户成功总监,帮助数万家企业实现了降本增效和信息化转型。目前致力于为世界范围内的中小企业提供企业级数据协作平台,用最适合业务、可演进的系统帮助企业效率持续提升。

另有部分采访嘉宾不愿透露姓名,在此一并感谢他们对本文的贡献。